博客网 >

安全感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感冒药吃多了,白天或是晚上总是处于昏昏沉沉之中。这种状态持续下去会很可怕,消极、厌世、颓废、忧郁,这些我拼了命都要抵制的情绪会一股脑的从灵魂的最深处钻出来。

   昨夜做了个很清楚的梦。我被狗咬了。狗总是让我很恐惧的一种动物,更恐惧的是,在现实中,无论我表面上多么的镇定自若,所有的狗见到我都会冲我狂吠,然后扑上来。为了搞清楚原因,几年前,我还特地翻过专门研究狗的书,里面说,狗对“敌意”带有天然的磁场,只要靠近,它必有感应。多好,狗狗们多真实,它们对觉察到的敌意不会伪装,不像人,总是带着笑容可掬的面罩暗地里较劲。

   回头说那个梦,我被狗咬了。很奇怪,却没有流血。只是手指肿了个好大的包。我貌似要在第一时间去注射狂犬疫苗。可去了很多家医院。不是缺药,就是对我说这点小病没关系,然后把我打发走。不断地在坐车、去医院、找熟人……身边没有人陪我……

   印象中,梦里的我没哭,像现实中的我一样,在人前,碰到天大的事情,都会强忍住眼泪,可天知道,我是个多么爱哭的孩子。曾有会读懂人心的朋友对我说,我是表面上无限的坚强,内心却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ok,我承认,安全感是个很可以诱惑我的字眼。

   或许,按照弗洛伊德的说法,会缺少安全感的人往往是因为她的童年太不幸福。可我不知道,童年或是少年,哪个孩子还可以比我幸福?从来没有被强制的坐在桌前读书;除非我自愿,没有人会逼迫我上各种辅导班;我是最早那批玩任天堂游戏机的孩子;不知道还有哪个爸爸可以去卡带市场跑一天,只为给孩子找最喜欢玩的那个弹珠游戏;也不知道还有哪个妈妈可以帮自己的女儿去完成那种机械抄写多少遍的作业;从小接受的教育是只要我知道放学后写作业是第一项也是最重要的任务,那么作业完成就可以自由的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没有人会要求我必须考多少多少分,但我要清楚各种事情的轻重缓急以及效率和时间的关系。如果这样的学生时代还不幸福,怎样才叫幸福?那么,我真的很想知道,我的不安全感到底来自何处?还是老弗的理论在我身上颠覆继而可以得到完全的修正?

   只是从很小的时候开始,不开心的话就会找地方把自己藏起来,可以是被子和枕头搭建的密不透风的空间,可以是没有人能找到的废弃的塔楼,可以是漆黑的什么都看不清楚的储藏室,总之,一定要密闭,密闭到连光线都不需要。这种习惯一直延续到现在,连我都不能解释自己。如果我还能和谁吵架,我一定没有生气;可是如果我不说话了,我把自己藏入了被窝或是小屋的时候,那一定是我都无法拯救自己的时候。很矛盾。

   不喜欢噪杂的环境,不喜欢人多的场合,不喜欢去各处乱蹿,也不喜欢打发无聊去交网友,仔细想想,所有一切的不喜欢,大概都是因为缺乏安全感。喜欢朋友抱抱我,喜欢看到妈妈在厨房,喜欢吃饭的时候坐在爸爸的旁边,喜欢呆在家里做宅女,仔细想想,所有一切的喜欢,大概也都是源于它们可以提供一份安全感。

   算了,不说了,由一个梦扯出来的安全感,这个话题很无聊。

 

ps:早上看了火炬传递,突然间发现身边的火炬手好多啊!时报的尹总、李总,晚报的蓝海总编,新闻路上的提携者张刚大哥,广播台的含笑姐姐,山东台的吕芃台长、山大的蒋教授、实验中学的刘堃校长,看着你们在路上奔跑,简直帅极了!觉得自己和你们比起来简直渺小的很啊!遗憾的是,今天上班迟到了,所以没有看到刑慧娜小朋友和生活日报许总的风采,被你们弄得我都有点想家了……

 

<< 没谱青年 / 独自等待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zbaby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